客服热线:029-8918-1862  |  关注公众号
免费注册
 |  立即登录  |  个人中心  |  帮助中心
商品 店铺

甲醇汽车:肩负低碳能源转型发展的使命

发布于: 2个月前
已被浏览: 199
来源: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编者按:经过长期的研发和技术储备,我国甲醇汽车以技术链、产业链和供应链独有的优势和厚重基础,正在引领世界汽车工业开启甲醇汽车发展的新篇章。规模推广中显现出强大优势的甲醇重型商用车,中国吉利汽车,赋予了甲醇汽车全新的诠释。从中国甲醇汽车发展历程中,我们感受到吉利汽车人的使命感,我们更看到吉利汽车人绘制的中国低碳清洁能源创新发展的广阔前景。

  面对全球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给能源领域带来的挑战,低碳清洁可再生能源甲醇,正在成为我国能源领域重要选择和发展路径,特别是在交通运输领域,甲醇的应用前景将更加广泛。凭借资源丰富、技术成熟、低成本和供给保障安全优势,发展可再生能源规模生产甲醇与完善的供应能力等方面的产业优势,我国甲醇汽车正在驶上发展的快车道。

  近期,陆续走访院士,专家、政府官员和甲醇汽车行业的典型代表,深入了解中国甲醇汽车、甲醇燃料应用以及甲醇经济发展的现状、路径和前景展望,为中国甲醇汽车工业乃至甲醇经济的发展提供参考路径!

  当前,各行各业中都在有序推进落实“双碳”目标任务,能源领域的低碳转型发展战略正在迈入新征程,处在能源消费终端的交通运输领域,在全面开展节能减排之际,实现“双碳”发展目标的新要求,正在倒逼汽车耗能的高要求。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表示,我国汽车产业要采取多元的新能源技术路线,其中可再生能源制备甲醇的技术路线,中国具有领先的核心技术,符合中国资源禀赋能源发展的国情,完全可以发挥优势,实现能源领域的低碳转型。

  甲醇被寄予厚望

  长期以来,甲醇一直以化学品的属性存在人类的生活中。时代变迁,甲醇的价值再次受到重视,目前甲醇已经成为中国能源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究其原因,澳大利亚国家工程院外籍院士、南方科技大学创新创业学院院长刘科指出,一是保障能源安全的能源一定要自主可控;二是中国缺油少气富煤的能源结构;三是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必然选择;四是可以最大化利用现有社会资源;五是可以再次扩大就业。

  一直以来,我国能源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受限于“富煤、少气、贫油”的制约,油气资源高度依赖进口的形势对国家能源安全造成重大冲击。随着国际地缘政治的日益复杂化和不合理的油气商品交易方式,对油气资源进口造成很多不利。

  未来,一个国家或者地区的能源困局都需要系统整合和战略规划来实现。实施“双碳”战略目标后,我国能源消费结构势必将作出重要调整和改革,尤其是对煤炭的高效利用摆在突出位置。

  刘科表示,“碳中和”不仅是技术问题,更是经济和社会平衡发展的综合性问题,成本最低的碳减排路线就是能效永远要提高。我国的能源消费中以煤炭为主,要实现碳中和,必须从煤炭本身出发,实现煤炭的低碳化发展。

  据了解,国内在推动煤炭的清洁高效综合利用方面已经取得诸多可行性方案,尤其是“甲醇”被寄予厚望。目前,煤制甲醇是煤炭清洁高效综合利用的重要途径,该工艺生产过程全封闭,绿色环保,废气、废渣、废水都能得到收集和利用。甲醇制备过程排除的二氧化碳资源,可以通过回收,再与可再生能源制备的氢能合成,又是甲醇。可以想象一下,循环经济中的循环利用,甲醇制备就是最好的体现。工信部甲醇汽车推广应用专家指导委员会魏安力,用二氧化碳资源循环利用予以解释。

  我国具有煤炭资源禀赋,煤制甲醇技术成熟且量产,从煤炭本身出发解决能源低碳化,具有可行性。工信部甲醇汽车推广应用专家指导委员会秘书长魏安力指出:发展甲醇经济产业,其实就是实现自主可控、高质量转型升级、可持续发展、稳步推进“碳中和”的低碳能源保障的轨道。

  从能源制备和能源应用两端看,只有我国能源结构彻底改变,可再生能源占比超过75%的构成后,才能算得上人类使用了清洁能源。魏安力表示,甲醇已经由单一的化工品属性向能源属性拓展,其衍生的可再生能源的利用,促进了能源安全和低碳清洁能源产业发展。由此可以断定,甲醇能源产业的发展,甲醇燃料动力燃烧和热力燃烧的应用,市场潜力巨大。中国已经是全球甲醇最大的制造国,消费国。吉利汽车为中国开创了一个全球甲醇汽车的引领大国,我们完全有理由再创一个可再生能源-甲醇的制造大国,这个第一非中国莫属。魏安力对记者特别强调了这个“非中国莫属”。

  甲醇经济大有可为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推动能源革命,确保能源供应,立足资源禀赋,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推进能源低碳转型。交通运输行业作为能源消耗的终端产业之一,存在燃油消耗量大、污染排放量高备受关注。据统计,2000年中国的石油消耗约2亿吨,2010年约4亿吨,2020年约7.5亿吨,在此背景下,交通领域成为了落实“双碳”目标的重要突破口。

  发展甲醇经济产业,是实现交通领域“双碳”目标时间短、见效快、影响面广的重要举措。魏安力指出:其中的方向、原则和基本点应该一致,一是可再生能源甲醇的制备,一定要坚持循序渐进,绝不能一窝蜂。二是再甲醇燃料应用领域,一定要做好以低碳清洁燃料应用相关配套政策、系统工程建设、宣传和出台鼓励措施。电动汽车被冠以新能源,获取了巨大的支持,甲醇汽车应用可再生能源实现了“碳中和”,给予政策支持和鼓励措施,包括激励机制,会取得事半功倍得产业经济效能。

  以山西省为例,经过多年探索,该省已经成为甲醇燃料和甲醇汽车研究、推广应用的发源地,从甲醇燃料调配、加注、使用到甲醇发动机、汽车的生产制造,建立了完备的低碳绿色甲醇应用体系和良好的产业基础。吉利晋中基地整合了甲醇动力商用车技术与当地甲醇产业,满足了商用车的经济性和低碳要求。

  据了解,吉利专注于新能源领域的商用车市场,已建立全系产品新能源化的商用车品牌。借助于吉利控股集团成熟的甲醇汽车技术体系,其远程新能源商用车将进一步发掘甲醇能源潜力,推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为实现交通行业“双碳”目标提供支撑。

  目前,我国交通运输领域能源以化石能源为主,据不完全统计,交通领域石油消耗占比国内石油总消耗量超过70%,商用车占比最大。商用车不仅能耗高,而且污染大。不论是从能源安全,还是从落实“双碳”目标,或者是环境治理角度而言,商用车的能源革命迫在眉睫。

  在付于武看来,目前,新能源汽车以电动化为主,氢燃料电池为辅汽车动力燃料多元化包括汽油、柴油、甲醇、乙醇、二甲醚、CNG、LNG,多元的技术路线将有利于中国汽车产业及其他产业的发展。我国对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已持续多年,甲醇汽车的研发及应用已成熟,且处于世界领先地位。魏安力告诉记者,甲醇汽车颗粒物和二氧化碳排放低,应用于商用车领域优势明显,相信吉利晋中基地首台远程甲醇重卡和第四代帝豪醇电混动轿车同步下线,将给广大消费者奉送燃料消耗的红利,给媒体展现坚持自主创新的成效,给世界汽车界展望可再生能源应用的美好前景。

  国内商业甲醇量产充足,据中国氮肥协会2020年度统计,我国甲醇产量约占全球甲醇总产量的60%左右。付于武指出,面对市场,甲醇汽车今后要提高技术水平和市场应用。可以确信,国内能够发展好甲醇汽车产业,这不仅符合落实“双碳”目标任务,而且能够达到绿色环保的要求。

  甲醇汽车大显身手

  魏安力指出,中国的甲醇燃料动力燃烧和热力燃烧成熟的技术,规模应用的成果、经验和大数据,表明在中国的能源发展框架里,完全具有自主可控的可再生能源应用技能和储备。

  目前,国内对甲醇汽车的政策许可、行政管理许可、技术法规许可、市场准入许可和后市场维保许可已确立,构建了甲醇汽车成为我国汽车产业的组成,完成了可再生能源汽车产品的战略发展储备。如今,吉利远程新能源商用车已开发出7款甲醇重卡车型,包括牵引车、自卸车、双挂汽车列车等多种车型,应用到普货运输、危化品运输、建筑、矿场、集装箱运输多场景。

  2019年4月,全球首款M100甲醇重卡牵引车下线,标志着吉利远程新能源商用车开启了甲醇动力的新征程。该车搭载了自主研发的甲醇动力技术,发动机寿命超过100万公里,在变速箱、驱动桥等关键零配件和动力总成上与国内主流重卡厂家的配套资源相同,最大限度地保证了整车的可靠性。

  据了解,经过多年研发积累,吉利已在甲醇汽车的开发和推广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果,掌握了一系列核心技术,经过长期探索、研究、研制、制造、试点应用、推广,形成了技术链、产业链、供应链。更为可喜的是,吉利远程新能源商用车已经在四川南充、江西上饶、山东淄博、山西晋中、安徽马鞍山、浙江湖州布局了六大制造基地,甲醇相关车型和产品也已在新疆、山西、内蒙古、陕西、甘肃等多地投入使用。

  谈到推广甲醇汽车工作中的国际交往,魏安力颇为自豪的表示,现在国外绝大多数汽车企业,正在实验室里研究甲醇燃料应用的可能性。而中国甲醇汽车已经以万辆为计量单位投放市场,以百亿运行公里为统计数据跟进售后服务,我们可以明白无误地宣布,中国甲醇汽车走在世界前列,甲醇汽车技术引领世界汽车工业。中国的甲醇汽车已进入冰岛、丹麦开展实际运行,中国推广应用研究机构受邀完成了“国际能源署”研究课题:渔船和一般货运船舶甲醇技术和基础设施进展评估。正在开展“国际能源署”研究课题:甲醇燃料发动机磨损项目调查研究报告的全面推进工作。魏安力说:在沟通和确定研究课题时,“国际能源署”课题负责人明确表示,由于中国在这方面的成就和积累的经验,这个研究项目如果你们不接,我们只能遗憾地取消,放到以后再予考虑。这就是中国的甲醇汽车,中国的月亮同样“又圆又亮”。

  刘科坦言,“当太阳能、风能可以卖碳税时,把风能、太阳能和煤结合制出比较便宜的绿色或蓝色甲醇。目前中国甲醇的产能位居世界首位,年产约8000多万吨。通过车载甲醇制氢并与燃料电池系统集成,就比直接燃烧的发动机效率高。这条路线未来是有可能的。我只能说有可能,取决于政策的调整和碳税。如果碳税政策开始实施,这条技术路径就有经济性。”

本文关键字: 甲醇汽车:肩负低碳能源转型发展的使命